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岸田号”启航后的中日关系复杂走势-中新网

编辑:admin 日期:2021-11-19 00:32 分类:知识宝典 点击:
简介:岸田新内阁基本延续“1.0版”的班底,仅变更外相一人,表明岸田对自己的东山再起充满自信。这自信既源于9月底岸田轻松赢得自民党总裁选举,也源于执政联盟自民党和公民党在众参两院的压倒性优势,使岸田分别以297票和141票轻松获得超过半数选票,顺利当选新

  岸田新内阁基本延续“1.0版”的班底,仅变更外相一人,表明岸田对自己的东山再起充满自信。这自信既源于9月底岸田轻松赢得自民党总裁选举,也源于执政联盟自民党和公民党在众参两院的压倒性优势,使岸田分别以297票和141票轻松获得超过半数选票,顺利当选新一任首相。

  岸田多次表态显示,数据保护官成抢手人才(海外声音)-中新网,曾以“鸽派”示人的这名日本新首相明确选择了“鹰派”风格,他和主要助手不仅频繁对华示强,还公布诸多中日关系利空政策。岸田的态度在日美乃至西方国家都可能受到鼓励,加之安倍等背后推波助澜,很可能导致“岸田号”在中日关系水域继续走偏。

  岸田“王者归来”得益于前首相安倍晋三和麻生太郎的扶持,他还在这一任内阁替换了关键角色干事长,起用嫡系林芳正担任外相。这意味着岸田不仅强化了把控政权,还隐约构架了未来的权力传递体系,期待“岸田号”政权行稳走远,翻过菅义伟开启的过渡期而争取类似“安倍号”的长程治理。因此,中日关系变化和走势也许会经历一个可以预期的过程。

  “岸田号”重启最大的亮点是选择自己派系二号人物、担任过防务相的林芳正出任外相。林芳正既是日本公认的“知华派”,也是相对隐蔽的“知美派”,他上任次日便迫于右翼压力辞去“中日友好议员联盟”会长,以切割“知华派”标签,增加“知美派”色彩,做一个妥善处理对华对美关系并维持日本利益最大化的外相。

  马晓霖(浙江外国语学院教授)

  显然,中国不仅要面对强调“合作、竞争和摩擦”并存的美国,《朋友请听好》郭麒麟宠溺撸猫,配音《甄?传》秀功底,还要面对效仿美国类似政策的日本,甚至遭遇美日在政治与安全领域的“二过一”,因此,必须以极大的智慧和耐心应对。 【编辑:王禹】

  10月8日,即岸田首次执政第五天,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其进行电话交流,就如何维护和发展中日友好合作关系,维护两国和两国人民根本利益,维护亚洲乃至世界的和平、稳定、繁荣,阐述了中方立场。岸田也积极回应,表示愿意从历史中汲取重要启示,以明年日中邦交正常化50周年为契机,共同努力构建契合新时代要求的建设性的、稳定的日中关系。

  “岸田号”启航后的中日关系复杂走势

  岸田新内阁基本全员保留,意味着内政外交与上一届同出一辙,不会出奇翻新。内政方面,聚焦应对新冠疫情反扑和推动经济复苏,包括尽快出台新的经济政策并启动2022财年预算编制。外交方面也许更趋于保守和右倾化,强化日美安保同盟并可能重启修宪,还要争取更多大国地位待遇。

  11月10日,日本自民党总裁岸田文雄通过临时国会指名选举,成为第101任首相,第二次岸田内阁宣告组建。这是在岸田首次执政仅40天后成功升级“2.0版”,并已赢得53%的民调支持率。“岸田号”政权重启并有望稳定一段时期,中日关系也面临明暗交替且更加复杂的走势。

  众所周知,RCEP是中日等亚太15国签署、没有美国参加、世界人口最多、经贸规模最大、最具发展潜力的自贸区机制,它达成于特朗普政府聒噪与中国脱钩最高分贝的执政末期,本身就证明美国的亚太盟国无意追随华盛顿而将经贸和投资政治化,也表明中日两个世界第二、第三大经济体愿意携手深化经济全球化和贸易便利化。至于CATPP,则是美国退出后日本牵头部分亚太经济体建立的加强亚太经济联系与繁荣的升级版多边安排,中国积极申请加入,既体现保持和扩大开放格局,也体现对日本的尊重和善意。

  林芳正11日对媒体亮相即“抛光”立场,引用3天前岸田首次施政演说中的“三大觉悟”阐释外交和安保新政策,即“贯彻普世价值观”“保卫日本‘和平’与‘稳定’”“为人类做贡献并主导国际社会”。林芳正还复读岸田亲美、近美和联美表态,重申强化日美同盟、强化“自由开放印度-太平洋地区”构想等。这表明,岸田执政期的中日关系不容乐观,可能呈现类似拜登式对华政策特征。

  菅义伟短暂执政期间,曾延续安倍政府末期主动降温中日关系态势,很大程度上折射了美国对华政策对日本外交构成的明显外溢效应。以“岸田号”重启为机遇,中日关系回暖复轨出现新机遇,除双方加强经贸合作、民间交流,并就新冠疫情防治和气候变化应对保持沟通外,2022年元旦启动《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以及中国申请加入《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ATPP),无疑也会给中日关系向好开拓新空间。

  但是,毋庸回避的是,日本社会右翼化倾向继续加剧,自安倍执政后期以降,日本在台湾、香港、新疆、南海等涉华问题上“哈美”表现越发积极,出现诸多伤害中日友好大局的言行。在历史认知问题上,日本政客表现也未有改观。在安全领域,日本更热衷搭乘美国战车,支持美国“四国峰会”机制,呼应美国“印太战略”,参与构建东方“北约”,牵制和干扰中国和平与发展。